妙音莲社·网站公告·印经功德回向·戒杀放生·佛化生活·佛学QQ群·福慧论坛联系方式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净土资粮—信愿行》----大安法师讲

疑为罪根 信为善本
(大安法师2005年6月讲于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南无阿弥陀佛!尊敬的李木源林长,各位大德法师,各位居士同修:
  今天能在新加坡居士林与大家共同讨论净土宗的有关理论和实践问题,本人表示无限地欢喜!同时本人也很惭愧!自己在净土宗的理论和修持方面,水平都很浅陋!讲得不对的地方,希望在座的各位大德批评指正。
  我们今天这次净宗讲座的题目为《净土资粮--信愿行》。这个净土就是指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由四十八大愿称性流现出来的至极庄严的刹土。资粮,资是川资,我们讲的盘缠。这是站在我们娑婆世界的众生角度,就好像一个人出远门要到达一个远方的目的地,需要带上盘缠,带上干粮,才不至于中途遭遇饥寒困苦,从而顺利地到达。用这个比喻表明到达西方极乐世界也应有足够的资粮,即往生的条件。历代祖师大德从净土诸多的经论当中概述往生净土的条件资粮就是:信、愿、持名。这三者具有辩证有机的关系,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所以常常把它们比喻为鼎之三足,要把这个鼎立起来,下面要有三个足。这三个足是缺一不可的。
  这三者首先是信心,净宗信心有事相上的信心,相信西方极乐世界的存在,阿弥陀佛的存在;有理上的信心,相信阿弥陀佛西方极乐世界在吾人介尔一念之内,自性弥陀,唯心净土。诸佛如来,讲经说法,皆由由理和事两方面来完备的。念佛法门的信心,也是事相和理体具足的,下面将会分别加以诠释。相信之后就要发愿,西方极乐世界是这样的庄严美好,是我们本有的故乡啊!我们这些浪子该回家了,要欣慕极乐世界。由西方极乐世界这至极真、善、美、慧的刹土,反观吾人所处的娑婆世界是这样的秽恶、苦难,犹如火宅,不容一刻的停留啊!所以生起厌离之心。这就是愿,厌离娑婆世界、欣求极乐世界。这都要从真诚心里面流现出来,叫做深信切愿,由这样的心理背景,来执持南无阿弥陀佛名号。信和愿属于般若智慧的范畴。行门,就是持名实践的行为。般若智慧的信愿,要靠实际的行持来体现。这就是说,由信启愿,由愿导行,来引导念佛行持,再由这个行持来落实体现信和愿。这三者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且在信愿行三资粮里面,尤其重要的是信和愿。这是由念佛法门的特点决定的。念佛法门是全凭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令我们横超三界啊!到达佛的刹土,一真法界。这就是以佛的果地觉作我们众生之因地心。解决生死问题不是靠我们自己修行的力量,完全是靠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所以它不是从行门下手,而是从果地感应下手。念佛法门的一个特点就是感应道交,这个感是从我们凡夫众生的层面上来说,深信切愿持名,这是我们能感之机,阿弥陀佛慈悲的四十八大愿就是所应之法。我们众生的至诚能感和阿弥陀佛已经成就大愿的救度力量沟通。道交——就是我们的一念的心体和阿弥陀佛慈悲心的体性,是不二的、是圆融的、是一体的。在这个层面我们就能和阿弥陀佛的心沟通,这样就交融互摄在一起。只要我们一念投到弥陀大愿之海,阿弥陀佛那种不可思议的威神愿力就会在我们身上全体体现出来,它就会出现不可思议的现象。当生令我们身心柔软、降伏烦恼、智慧开发、香光庄严。临命终时蒙佛愿力,莲台接引、异香满室、天乐盈空,自在往生!一经往生就能得到阿鞞跋致,成为三种不退转的菩萨,快速成就道业。这就是不可思议!所以净宗法门,它的主要特点就是感应道交难思议。那么阿弥陀佛早已成就的慈悲愿力我们怎么能够感得上?就是靠信愿!如果没有信愿我们就是再苦行、再怎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
  所以念佛法门,它容易是易如反掌,因为一感应通了就能解决大事。但难也难在这一点,你感应不上也是难于上青天,不得其门而入。非难非易、即难即易,它没有我们众生能够思维的余地啦!——超情离见。所以蕅益大师说,得生与否全凭信愿之有无。我们能不能往生就看我们有没有深信切愿。为什么?有深信切愿就能感通,没有深信切愿就南辕北辙!那么往生的品位取决于持名功夫的浅深。如果我们不具足信愿只是把这个念佛作为功夫去用,纵然我们能念到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铜墙铁壁那样的功夫,也不可能往生。为什么?感应不上弥陀愿力。这个世界五乘的行人都不可能靠自己的功夫去往生的。不仅我们凡夫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往生,就是断见思惑的阿罗汉也不可能靠自己的功夫往生。因为西方净土是实报庄严土,如果用通途佛法的理念来看,它要破无明的法身大士才有资格去!破见思惑的声闻、缘觉也只能到方便有余土!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要注重信愿,而且有信愿必然会有持名,因为持名正是表达信愿的一种行持。这三者形成良性循环。
我们第一讲,题目叫《疑为罪根,信为善本》。怀疑是一切罪恶之根啊,信心是万善之本。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尤其是念佛法门,要靠感应,靠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来解决我们的道业,更要从信心入手。然而念佛法门却又是极难信之法,要了解这个极难信之法,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释迦牟尼佛示现在这个娑婆世界,一代时教的过程。释迦牟尼佛也是古佛再来,他的这一期示现,是个历史人物,不是一个神话人物。在迦毗罗卫国作为一个太子出家,是他看到了生、老、病、死、世间的无常!人生八苦的煎熬,为解决人生的终极问题,舍弃王位不做,去追求人生的真理。苦行六年,在菩提树下成道。悟道后当时佛寂尔不言。佛以悲愍心来到这个世间,他观察阎浮提众生的根机,难以相信清净出世的佛法。因为这个世界的众生都是带着无明欲望投生在这个世间的,所以对五欲六尘有一种猛利的贪恋执著。现在要把这一念旋转过来,回归到清净的觉性,却是很难的一桩事情。为什么说这个贪念执著是没有智慧?不知道这个世间的一切是梦幻泡影,苦空无常啊!所以你把这个人生的真相跟他去说,他很难相信。他很贪恋执著,他不仅不相信可能还生诽谤之心。所以释迦本师观察到这个情况,就想默然入涅槃。一尊佛出世了,那也是震动三千大千世界的事情啦。大梵天王,作为一大千世界之主,了知这件事情,他就代我们众生来请法,请佛转法-轮。而且忉利天王也在请,一共有三次的请法,释迦本师才默然接受。观察到这个世间有些修外道的,心比较清净,烦恼比较薄。然而再一观察,有些外道修行人前几个月走了,或者前七天走了。最后才观察到鹿野苑憍陈如五个人,为他们去说法。说法还不能说称性的一乘法,由于根机的陋劣,由一乘法开出三乘,讲四圣谛、八正道。在菩提树下,一代时教,分为五时,华严时,称性宣说大方广佛华严经。五浊众生如聋似哑,不能听闻、不能信受。由实开权,建立化城,所以有以后的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这个一代时教,这样的循循善诱。这就是所谓通途佛法的八万四千法门。
  在这五时说法的过程中,特别开出了一个平等普度一切众生的特别法门,称为胜异方便的念佛法门。我们看到一代时教的五时。有别五时、通五时。念佛法门是通五时的。在华严时就开始宣说念佛法门,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在普贤菩萨座下,以十大愿王导归西方极乐世界。阿含、般若、方等、法华、涅槃时都在宣说念佛法门。一代时教的指归,千经万论,处处指归。从这个过程我们要体会释迦本师悲愍众生、惠以众生真实之利之心。在释迦牟尼佛一代时教里面,那些声闻弟子发不出大乘心,被称为焦芽败种,永远失去了成佛的可能性。还有一些弟子由于对佛的不恭敬、对法的误解,不仅当生没有解决生死问题,反而堕落了。像提婆达多、善星比丘、俱伽离比丘都是堕到地狱里面去了。所以释尊为了使一切与佛结缘的人,能够在当生不再退堕、不再轮转,以这个悲愍心称性说出了这个阿弥陀佛大悲愿力平等普度一切众生的法门。只要深信切愿称名,无一众生遗漏,都能解决六道轮回的苦难,往生极乐净土,以大乘菩萨的心量,圆成大乘的佛果。这是我们体会佛的第一重悲愍。
  然后我们再体会,释迦牟尼佛见证到佛灭度之后,众生的烦恼业障日益地严重。就是《无量寿经》不断地跟我们讲到娑婆世界的五恶、五痛、五烧种种苦难的状况,愈演愈烈!在人寿平均两万岁的时候,我们这个世间就进入到五浊恶世的状态。那个时候人寿两万岁,就是迦叶佛出世的时候,人的寿命平均两万岁。那个时候相对现在好得太多了。释迦牟尼佛是在我们这个世间人寿一百岁的时候,示现八相成道的。这桩事情我们在《悲华经》中看到了,在无量劫以来有一位宝海梵志大臣劝勉无诤念国王发菩提心建构净土。无诤念国王就是阿弥陀佛的前身,这个梵志大臣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前身。他在那个时候曾经发了五百大愿,称为大悲菩萨。其中的一个愿就是,他看到了未来的时候,这个娑婆世界、阎浮提众生百岁的时候是最苦难的时候。这个时候众生的烦恼很重,福报微浅、智慧微小,苦不堪言哪。由他的不忍众生苦的悲心要到这个浊恶深重的世界来度众生,所以释迦牟尼佛在人寿百岁的时候过来。那么这个时代的众生是什么情况呢?烦恼厚重,一些有点福报的人远离了这个世间,迁移到他方佛土去了。留下来的人都是业障深重的,烦恼炽盛的。透过这样的佛的圣言量来反观,我们就是这样的人。人寿平均百岁的时候,比我们现在还要好一些,我们就更为可憎,烦恼更重。所以《阿弥陀经》也讲到十方三世诸佛伸出广长舌相来证明释迦牟尼佛讲的念佛法门真实不虚。同时赞叹释迦牟尼佛两种难能可贵:竟能够在五浊恶世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佛呀!这是第一重难事;第二重难事,竟然能够为娑婆世界业障深重的众生宣说这个念佛的难信之法,这就是更难啦!是为甚难甚难!!《无量寿经》讲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能够听闻到这个经,能够信乐受持,依教奉行,那是难中之难,无过此难!没有比这个更难的事情了。因为这是一切世间极难信之法。它难信就难信在这个念佛法门的事理因果性相全体建立在佛的境界当中。离念灵知,大慈悲、大平等心,无量的智慧、无量的善巧,凝聚成念佛法门。而我们凡夫都是带着有量的、生灭的、狭劣的、我慢的心去理解、去接纳。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啊,所以蕅益大师说念佛法门唯佛与佛方能究竟。九法界的众生靠自己的力量不能信受,不能理解。那么我们这些没有智慧的业障凡夫该怎么办?我们就想到以这种谦卑的心态来仰信,来遵信,从这里契入。要深信在这个五浊恶世啊,舍去念佛法门,我们绝对不可能得到救度的。要有自知之明!对自我的观照,对所处的环境的观照,对五浊恶世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我们要有一个客观如实的认知。
我们简略地观照一下五浊:第一是劫浊,这个劫是个时间的概念。就是人寿在百岁与七十岁这样的一个时代。作为一个时代是浊乱的,是一切浊法聚集的时代。我们看一看我们所处的世界,真的就是一个劫浊!知见不正,评价标准的颠倒,价值观念的颠倒,道德的低迷,甚至可以说是沦丧。夹杂着我们很多无明的贪欲,人际关系的摩擦。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以强凌弱。对自然界的种种掠夺性的开发,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物种以上千倍的速度急剧地减少。天灾人祸,频繁出现。生存在这个劫浊的时代,我们难得有安全感,真的是火宅啊!这个劫浊的形成,每一个众生都负有一定责任的,这个世间无论正报依报都有一份我们的共业在里面。种种浊乱的社会现实有我们的一份责任,我们都在参与它的造作。在这个时代试问我们怎么去解脱?到哪里去解决了生脱死的修行目标?幸亏有念佛法门啦!它能够仰靠佛力横超三界啊!只要具足信愿持名,哪怕三千大千世界充满了大火,我们都能仰靠佛力横超出去啊。这是劫浊啊。
  第二见浊。见解上的浊乱,即五种见解上的浊乱。第一是身见,这是与生俱来的我执,执著这个身体是真实的。一切都要为我这个身体服务,一切的知名度都为我的虚荣服务,一切金钱的享受都为我的肉体服务——身见!我们为什么会贪婪?为什么得不到东西时会瞋恨?为什么我们千方百计地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都来自于这个身见。第二是边见,我们看待事物、评价事物都是落在两边。对待法,不是执空就是执有,不是善就是恶。一切都是对待法,不能得到圆融中道的智慧。第三就是邪见,拨无因果,认为人死如灯灭。今生这么短暂,我得为物欲享受不择手段。不信前生,不信后世。现在我们看到种种的宗教,种种的哲学,种种的所谓科学理论,不断向我们蜂拥轰炸的多是邪知邪见。所以处在这么一个所谓知识信息时代,我们没有智慧的辨别能力。谁能避免这种知见的毒害啊!很难啦!你跟他去辩论?辩是非?怎么去辩?那么念佛法门单刀直入,不谈什么见解。全身心靠倒阿弥陀佛就解决问题了。不在那些知见、名相、道理上去纠缠。颛蒙念佛,暗合道妙,巧入佛智,愚夫愚妇即可当生解决生死大事。精通三藏十二部,了达世间思想学问的人,也是导归到南无阿弥陀佛解决生死问题。这句南无阿弥陀佛没有你思维的余地。截断我们知见上的分别执著,如香象渡河呀,截断众流!第四见取见,就是非果计果。修行其目的是什么?要了脱生死轮回的苦难,一切人天的福报都是令我们迷惑颠倒的,最终是我们第三世堕落的根源。不是真正的证果,他认为是证果。第五个是戒禁取见,就是非因计因。看到一些动物升到天堂,他也去持牛戒、去持羊戒,或者是修苦行来求得解脱,折磨自己的身体——戒禁取见。以上五种,即是见浊。
  第三烦恼浊,烦恼浊很多呀。贪、瞋、痴、慢、疑呀。我们真是烦恼炽盛。贪就是淫欲心,这个世间众生淫欲心是越来越重。我们是带这一念来到这个世间的,整个过程又强化了这一念,不能解决六道轮回就是这一念的缠绕。下一辈子又带着这一念去找一个生命载体。——贪啦!瞋,瞋恨,瞋恨的心、嫉妒的心,达不到目标就要毁灭对方这种瞋恨的心。所以战火连绵,自人类以来不断的战争就来自于这个瞋恨心。慢,我慢,骄慢啦,老子天下第一啊。你看我多厉害,你们都不行——慢。再就是疑呀,怀疑。它是一个根本烦恼!又被这种市场经济,尤其所谓科技社会影响,做学问、搞科研必须要有怀疑精神。怀疑一切的思维方式,都是这样的烦恼厚重,那么在这种烦恼浊里面,如果我们不能借助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当下得到无量光智慧的照摄,把这种知见错误的冰块熔化。我们就解决不了修行上的问题——烦恼浊。
  第四众生浊,由于上述三种烦恼,所以招感到吾人的身心都是很陋劣,很丑恶的。众生就是众缘和合产生的,我们这个生命体也是一个心理和生理的一种组合,所谓色、受、想、行、识。众生浊就表明我们的身心都很污秽啊,肮脏啊!那么我们处在这种众生浊中,带着身见,在这种状态下不认识自己身心的污秽,身心的苦难,就会贪念它。所以唯有念佛法门,厌离我们这种五蕴假合的身体,来欣慕西方净土的莲华化生,金刚那罗延身体的这一念,才能够解决众生浊啊。
  第五命浊。由于前面所列的恶业所感,我们的寿命非常地短暂,石火电光。好像我们能活个七十岁、八十岁、九十岁就算是长寿了。然而这种寿命在一种无量的轮转的时空背景当中去考量,我们这一期的生命短暂啊,就像石火电光啊!石头击下火划个闪电一样短暂。更何况我们这一生还不能保证寿终正寝呢。现在自然灾害这么多,来个瘟疫,前两年的非典,来个战争,来个地震,来个海啸。我们什么时候走,我们自己都把握不住。无常啊!甚至我们的身体今天晚上睡下去,明天早上能不能醒来,也都不能打百分之百的保票。“今晚脱了鞋和袜,不知明朝穿不穿。” 这是古来的大德对我们的警醒。现在也确实看到有些人一睡下去,第二天醒不过来,医学上叫“猝死”。心脏病啦、脑血栓啦,一下子过不来呀。所以在这样的命浊,生命短暂的过程当中,这个念佛法门,它只要信愿持名,若一日,若七日,乃至十声一声解决问题,不需要很长的时间精进勤苦的努力才能够超越这个命浊。我们试想一下,靠通途法门在五浊恶世这样的状态当中,要解决这种无量劫以来难以成办的了生脱死圆成佛果的道业,舍念佛法门,将何以堪?
  蕅益大师深知这种利害关系,苦口婆心地告诉我们,用深信切愿来庄严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能转五浊为五清,这叫圆转五浊。怎么转呢?——转换。
UID20720 帖子740 精华3 积分1746 在线时间256 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29 查看详细资料
TOP


念佛能转劫浊为清净海会。只要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它是种种清净的法所融合在一起的。那里没有生态问题,没有环境问题。那里生态很好啊,七重行树,七重罗网啊,虚空都是宝网遍布。音乐啊!见到的人都是诸上善人啦。一切资生用具,一切日常生活,一切价值观念都是至极清净。所以清净海会就能转劫浊。
  转见浊为无量光。我们为什么会有知见上的错误?是因为没有智慧。而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就能获得无量光,光明就是智慧,而且不是一般的世智聪辩,它是大般若智慧。因地上的般若智慧就是果地上的一切种智——转见浊为无量光。
  转烦恼浊为常寂光。在我们的种种见思惑,尘沙惑里面具有涅槃的三德。常是法性德,寂是解脱德,光是般若德。转烦恼浊为常寂光,就转变过来了。
  转众生浊为莲华化生。再也不是这种有着一念无明,在母胎中十月怀胎。在西方极乐世界是莲华化生啦,九品莲华为父母,摆脱那种胎狱的苦难。它就能转。
  最后一个,转命浊为无量寿。我们只要念佛到了西方极乐世界。我们就获得了如阿弥陀佛那样的无量无边阿僧祇劫的寿命。这是释迦牟尼佛见证到、悬记到他灭度之后,我们这些苦难的众生遭受着五浊恶世的剧苦,为我们留下的一个横超五浊的法门。
  我们要体会释迦本师的悲愍。随着众生的恶业越来越重,还有三小劫啊。饥馑灾、瘟疫灾、刀兵灾。我们现在处在减劫,每一百年寿命减一岁,每一百年身高矮一寸,直到慢慢地使我们的平均寿命只有十岁啊。到人寿平均十岁,身高不到一尺的时候。那个时候众生的烦恼就更重了,那种瞋恨心,人不能见人,一见人就起杀心,而且奉行先下手为强的原则。由这种瞋恨心所感,拔起一根草都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相互残杀啊。只是一些软心的众生不忍去杀别人,又怕被别人杀,就跑到深山里面躲起来了。没有逃跑的都在那里被全面杀光。就在这么一个最苦难的时候,烦恼这么重的时候,地球上的人种将要沦为同归于尽的时候,由众生恶业所感,所有的经典都变成了白字。经道灭尽时,阿弥陀佛、释迦本师以慈悲愿力加持这部《无量寿经》住世百年,为那些最痛苦的众生留下最后一次的救度的机会啊!在那个刀兵劫的时候,只要信愿持名,生起极强的厌离心,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都会平等摄受行人,顿超三界!这就好像一个慈悲的父母,离开家时,就为未来即将家破人亡的子孙预先留下了饮食医药的准备,让他在那个时候不至于绝望死亡,证知念佛法门彻底体现了两土的世尊救度我们苦难众生的至极的悲心和至极的方便。
  这个念佛法门确实是个特别的法门,净土宗的祖师从龙树菩萨、道绰大师、善导大师、昙鸾大师都有一个判教。判教在诸多的法门当中,道业成就的第一个目标是得到不退转,就是阿鞞跋致。得到不退转的地位有两种道路可以走,一个是靠自己的力量去走,凭自己勤修戒定慧,息灭贪瞋痴,六度万行这样的方法走,来断惑证真。这个就称为如陆地行走,就是到达这个目的地,通过这个道路自己步行过去,动经无量劫,非常地辛苦。甚至能不能走得到目的地,那都是没有很大的保证的。就好像我们现在从新加坡要走到北京去,凭你自己去。自己去可能身体不强壮甚至可能就是个残疾人,难以凭自己的力量到达目的地。哪怕是一个很强壮的人,走出门东南西北怎么去分辨呢?又有高山、又有湖泊、又有荆棘、又有沼泽地、又有沙漠,能不能走得到?所以这步行叫难行道。还有一种到达阿鞞跋致的地位,就像乘船,你搭乘到了这条船而且扬起了风帆,又碰到顺风,就一日千里,快速地到达目的地。乘船则乐,步行则苦。乘船就是仰靠佛力。仰靠佛力怎么靠得上?靠信心契入,以信方便,蒙佛的加持快速地到达阿鞞跋致,这叫易行道。那么由这种理念的判摄,把佛的一代时教凭着自力修戒定慧,通途的八万四千法门,这就是难行道,要靠自己的力量来修行。就像蚂蚁上高山,得自己爬上去。那么这个念佛法门是靠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令我们带业往生横超出去,这是易行道。如果在正法、像法时代靠这种通途的法门,还有一些人能够修得证果的话,那到了末法的时代,想靠自己的力量来修行,来竖出生死,那就万难万难。
  这个时代是有教法,缺修行,无有证果的时代,我们要有自知之明啊!由于吾人俱生我执,初始修行大多靠自力,就好像我要游过这个生死大海,一望无际。他扑通一下跳下去,要游水过去。然而游到不远的地方,他觉得力气快用完了,再一看前面,看不到岸啊。他心里面就打退堂鼓,这时打退堂鼓想回来也很难。所以我们首先在开始时,发足的第一步就得考量自己是什么水平。既然我*自己的力量游不过去,那么现成的有一条船,为什么我不乘船到彼岸呢?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成就的大愿船,十劫以来,就在娑婆的此岸到极乐的彼岸,不断地来回往返,招呼我们上这条船。上了船就解决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去呢?怎么才能上船,信愿持名啊,就上了这条船。所以这个念佛法门,在末法时代,实在是非常非常殊胜的。它的殊胜,我们从几个方面考量:跟通途佛法相比,它不需要把见惑思惑尘沙惑断尽。因为在这个时代,我们众生想断惑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了。见惑的八十八使啊,思惑的八十一品啊,浩浩的见思惑,像激流水。断见惑就像断四十里的激流水,何况还有思惑呢!“抽刀断水水更流”,你断见惑才得到一个初果,须陀洹啊。莲池大师在明末的时候,常常感慨啊,掉泪啊。在那个时代想找一个初果圣人不可得啊,更何况在现代。有的人认为自己可以证果,看看我们祖师是如何以身示范的。智者大师是天台宗的祖师,临往生的时候,他的弟子问:“师父,这一生修行不知证何种果位?”智者大师说:“我如果不领众可以证到六根清净位,由于领众修行过早,损己利人,但登五品”。“但登五品”是圆教的五品位,即随喜、读诵、说法、兼行六度、正行六度。圆教的五品位是什么水平呢?还没有断见惑、思惑,只是把见惑思惑伏住。不让烦恼起现行,是这个水平。这个水平在六即佛(理即佛,名字即佛,观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证即佛,究竟即佛)当中,相当于观行即佛,在观行的过程当中。这是智者大师。那么蕅益大师,一生精进不已,在宗门是开悟的,给我们留下了浩瀚的著作。净土宗的第九代祖师,也是大通家。临命终时也有弟子问他的果位,他书偈“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表明他是名字即佛。名字即佛意味着什么?他不仅没有断见惑思惑,连见思惑伏都没有伏住,是这个水平。所以这两位祖师给我们示现的都是凡夫啊。现代的修行人动辄说他就证到了什么果位。难道他能超过智者大师、蕅益大师吗?我们要好好认清这个问题。所以这些祖师临往生之前,示现的果位的恩德甚巨,对后人未证谓证,以凡滥圣的大妄语是当头棒喝。
我们要反观自己都是凡夫的资格啊,末法时代的众生,都是业障深重。在这个波翻浪卷的生死苦海当中,我们离开了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是难以度过去的,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就像善导大师严峻地解剖自己,是罪恶生死凡夫。我们的念头无不是恶无不是罪,所以我们显现的果报是很不如意,很苦难的,是不断的轮转,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要靠阿弥陀佛。念佛法门能令我们带业往生,横超三界,所以念佛法门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念佛法门有佛力的加持,还能够令我们在修行的过程当中不至于遭受种种的魔障。我们这个时代的众生,不修行可能还正常一点,一旦他发心要修行,往往会出现种种的问题,走火入魔。因为他持戒修点禅定,会激活阿赖耶识潜伏的魔障。诸如五阴魔啊,心魔啊,还有外魔,天魔啊。只要我们有一念发心不正,想求神通,想求善巧,想求智慧,想求见佛,想求什么。这个躁妄心一起,马上境界就出来了,魔的境界,非常可怕。大家去看看《楞严经》讲的五十种阴魔啊,这五十种阴魔就是色、受、想、行、识,这五阴各有十种魔啊。尤其是想阴的十种魔,那是太可怕了。你想求见佛——哦,马上这个魔就给你变现成佛,种种神通变化,跟你讲经说法,那你不得不五体投地。如果你认魔的境界为真实,认为是你的圣境界,是你证悟的现前,那你就成了魔子魔孙了。所以我们看到这个世间,无论是学佛的,还是学点气功,练点什么的,很容易出问题啊。中国内地有不少练气功的人练到了精神病院去了,有人看到一练气功或者修行还容易得精神病,他就干脆不学了,怕了。那这个不学也不对呀。因为人身难得,是修道的法器,你不去修行,不去求圣贤出离之法,这一生就空度了,白过了,也就非常遗憾。
  那么念佛法门,能够令我们离开魔障啊,念这句阿弥陀佛,就有阿弥陀佛的光明注照啊。在佛光里面,无论是我们的心魔,还是外面的天魔、邪魔,他都不敢进入啊。所以我们在修行的过程当中,只要念佛,是很稳妥的,走火入魔的可能性极少。当然也会有个别的,那是用躁妄心去念佛,或者对于这个念佛法门赋予了其他的知见,不纯正,这样就可能会出问题。但一般来说,是比较比较安全的。
  从1999年开始,我们实施十天百万声佛号的念佛方法:一个人一间寮房,一天念十万声,不能看书,不能讲话,送饭过去。大家修行这种短期闭关,精进念佛的方法很得受用,出问题的人极少。当然我们从1999年开始,做了若干次,就是前两次我们在东林寺做的,有一个年轻的同修出了点问题,但很快也恢复了。他出问题是什么?他就是躁妄心。我这十天一定要见佛,一定要开悟,一定要成佛,他带着这个心去念、念、念,念得有境界了,真的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你很不错了,你证到了阿罗汉果了。他一听就觉得他真的证到了阿罗汉果,我慢心很高啊。然后他在寮房里面也待不住,到处逛,别人跟他讲话,他就很傲气地回答:“你别跟我说,你别跟我说,你没有资格跟我说。我都是阿罗汉了,你跟我讲什么?”最后就颠颠倒倒啊,没有办法,只有把他送到精神病院里去治疗了十天。这是说他对这个法门赋予了其他东西。念佛法门一定要赋予其本有的内涵,念佛不是求开悟,念佛就是求往生。而且要有非常谦卑的态度去念。什么叫好境界?你念念都是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念念不空过,这就是最好的境界,还能比这更好的境界吗?如果你在这之外,你附加了其他的条件,可能就会出问题。尤其是有一些人把这句佛号作为做功夫的手段,这是比较糟糕的现象。印祖当年曾呵斥,这是将横超法作竖出用。将这横超三界的妙法作为竖出,就是断烦恼、开智慧的一个竖出法门用,它容易出问题。或者念经啊,或者念佛追求开悟,都会出问题。本身这一念的、这样的一指向,就不符合净土宗的教义。
  这个念佛法门,方法极为简单,而且它的义理、境界又非常地圆顿、了义。它的简单就在于你只要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可以,这六个字谁都可以念。要把这六个字无尽的宝藏开发出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看我们对六字洪名有没有信心。这六字洪名就是实相,就是一真法界啊,就是十方三世诸佛全体的功德啊!无尽的自性的宝藏,所以就叫“名具万德”,这个名号具足阿弥陀佛所有的功德,然后名召万德。我们去念这个名号,就能把名号内具的功德召唤出来,这一句全摄佛功德为自功德,全面地把阿弥陀佛的功德转化为我们自己的功德。就靠这六字洪名解决问题,单刀直入,至简至易。这个至简至易是把这个佛的智慧推到登峰造极的一个反映,越简单的东西越有真理。正因为法藏菩萨把无量光,无量寿展示出来,所以他才把简和易两种功德显发出来了,没有把无量光寿推到极至,就不可能出现简易的方法。
  而且这个简易的方法,名号里面是了义中第一了义。我们学佛理,要讲了义啊,了义教。了义就是中道的真空妙有,阿弥陀佛就是契证了诸法的空性,然后由他的愿力,就是四十八大愿的愿力,显示了西方极乐世界全体的依正庄严。这个妙有是从真空里面显现出来,理解了真空,才能相信妙有,把握了妙有,才能够把握真空。无量光就是妙有,无量寿就是真空。无量光寿就是了义当中第一了义,很不简单哪。
  然后它是圆顿中至极圆顿。圆,圆融、圆满、圆具;一法,一个法,具足一切法,它就这样圆啊。顿,它是顿然啊,当生念佛当生解决问题。乃至你在当下这一念能够感应,一念相应一念生,念念相应念念生,念念往生啊!顿了,就在我们能念佛的一念当中,可以顿然超越通途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啊。在这个南无阿弥陀佛六字片言只语里面,能够跟观音势至等一生补处菩萨齐等了。对于一个念佛行人来说,观世音、大势至菩萨跟我们是朋友的关系,为其胜友啊。那为什么是胜友呢?如果我们从自己的断惑证真的能力功德来说,跟观音、势至等觉菩萨相比那是有天壤之别啊。我们做他们的学生,给他们提鞋都不够格啊。但为什么我们能够跟他们齐等呢?就在于这句名号,把我们与观音势至摆平了。观音势至是念“南无阿弥陀佛”,我们也是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全体功德您得到了,我凡夫众生也得到了。由于这句“南无阿弥陀佛”是大平等,于是念佛的所有的人也就平等了,是这样的道理。好像大海,你黄河长江的水进去了,当然你是非常浩瀚地进去了,你是大海的水。我一个小溪流,小湖泊过去了,我只要进入大海,也跟你平等嘛。大海水等同一味嘛,都会有咸味嘛,一海水具足了无量大川小溪的信息嘛。从这里我们要理解念佛的圆和顿,而且这个圆还体现为一法具足一切法。
  我们在修行过程当中,总是会选择很多法门,在七觉分里面,择法觉支是摆在第一。所以我们读很多经典,接触了很多法师,跟我们讲了种种的法,搞得我们眼花缭乱啊。我修这个念佛法门,听说密宗很好啊,听说禅宗很好啊,听说那个很好啊,心里面就有点这山望到那山高。它们那么殊胜,我就这么念佛,把那个殊胜的东西都给弄掉了,他心里好像有吃亏的感觉啊,所以他心里就摇摆,就想去尝试一下。原来我们在大陆也有人说,我们念佛不能清净,不能一心就是业障深重了,那怎么办?我们念一百万的某一个密咒,消了业障,再来念佛。一听也很有道理,于是,他把佛号放下了,就持某个咒去消业障。那么《观无量寿佛经》说,至心称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消八十亿劫生死重罪,还在这个佛号之外去寻找消除业障的方法吗?等下一看,念那个佛很有功德,念那个菩萨很有功德,我光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够不够啊?行不行啊?甚至拜这尊佛、拜那尊菩萨很多功德,如果我光拜阿弥陀佛一尊是不是其他佛菩萨会生我们的气?那怎么办呢?这里就得有大乘圆顿义理,一法具足一切法,念南无阿弥陀佛就等于念了十方三世一切佛,生到了西方极乐世界,就是生到了十方无量的刹土,南无阿弥陀佛具足一切经咒的功德,乃至于通途八万四千法门都能够含摄。
比如所有通途法门,戒、定、慧三无漏学与六度等,我们来剖析一下。戒,戒律,我们小乘的戒律,规范身口七支。大乘菩萨还要求念头的清净。身、口、意三业,有种种的规范,透过这个戒律,我们知道烦恼在什么地方。戒是捉贼啊,知道贼在什么地方;定就是把这个贼绑住;慧就将这个烦恼贼,一剑把它的头砍下来。它是这样一个关系,戒、定、慧,由戒生定,由定开慧,这是通途佛法三无漏学。那么当我们在念佛的时候,我们念念都要是在这个佛号当中,这就是持戒啊,摄心为戒啊。你的念头都不会动,还会去身口七支造作杀盗淫妄等等犯戒的行为吗?所以念这句名号是不是具足着戒啊?定,这句名号里面具足止观啊,我念这句佛号,就止住了五欲六尘的念头。止,就是定之因;定,由定才能开慧。这句名号具足无量寿的功德,所以我们能够获得定。“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名无上深妙禅”,它能够含摄定。当我们念佛的时候,止住其他的妄念,那么这句名号,孤明历历,这就是观,就是慧,名号当中具足无量光,智慧。所以,至心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 ”,净念相继,就完整地具足戒、定、慧三无漏学。
  再看“六度”,菩萨的六度开出万行,所有的行门。六度能够度一切烦恼,我们一心念佛,所有的万缘全部舍去,身心世界都要忘了,这就是布施啊,布施波罗蜜;我们一心念佛,刚才讲我们的摄心为戒这就是持戒波罗蜜;我们一心念佛,念念弥陀光明的注照,就是忍辱波罗蜜;我们一心念佛,念念有阿弥陀佛的不断光的加持,那我们若一日,若七日,若九十日,及至尽形寿,念佛不间断,这就是精进波罗蜜啊;我们一心念佛,没有其他的妄想杂念,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它就是禅定波罗蜜啊;我们一心念佛,心佛一如,孤明历历,这就是般若波罗蜜啊。一心念佛,回归自性一心,万行具足啊。莲池大师判言,念佛具足六度万行,无欠无余,这就是圆。念佛法门可以圆收一切法门,圆收啊,八万四千法门,通途的法门,在这六字洪名当中,无欠无余,完整含摄,我们要有这么一个知见。
  另外这句佛号,又有其特别之处,它能令我们带业往生,“越三祇于一念,齐诸圣于片言”,能够令我们带业往生的凡夫,一去那个地方就能得到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能够很快得到六种神通,快速成就佛果。它有与通途法门不同的地方,圆超一切法门。只要我们信愿持名,信心契入,就不需要再经过三大阿僧祇劫的修行了。不需要从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从化城,最后再开权显实,不需要这个过程。它是顿超,就好像我们一般上楼梯,二十四层的楼,你开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爬,结果你忽然有一个电梯,坐上电梯“哗”就上去了。那你不能说我爬楼梯,爬上去要半个钟点,你怎么半分钟就上去了?他不相信,不相信有捷径啊。念佛法门是径中径又径啊,捷径里面的捷径。这是念佛法门圆超一切法门的本质特点。
  为什么它是捷径里面的捷径?念佛法门与通途法门相比较,净土法门仰靠佛力,佛力加持即是捷径。念佛法门又有四种念佛,即实相念佛、观想念佛、观像念佛与持名念佛。在这四种里面,实相念佛是念自性天真佛,念实相啊,这就对我们来说是很难啊。吾人举心动念无不是恶,无不是罪。我们要想从无念无相无住契入,扫荡一切,很难做得到啊。就好像虚空当中,要建立一个楼,你又没有神通法术,你怎么在虚空当中把这个楼建立起来啊,所以实相念佛很难契入。诸佛如来悲悯我们这些凡夫众生,吾等凡夫念念执著,念念攀缘,所以不离开念头,只是转换念头,建立一种相,一个名号让我们去攀缘。原来攀缘的是六道轮回的东西,现在我们攀缘名号,攀缘西方极乐世界庄严,它是让我们出离三界的事相境缘!建立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建立名相,这就叫指方立相。指示西方,让我们归心有所,立一个名号之相,音声之相,符号之相,让我们安住,指方立相。由于这个相是清净相,当下就是真如自性,住在这个名号相上就能证果。托事显理,所以这个念佛法门就非常善巧。念佛是一个转换,我们原来有念,现在照样有念,原来念的是染浊的五欲六尘,现在念的是清净的名号。这个名号当中,具足着西方极乐世界全体的依正庄严,所以含摄着观想念佛;这句名号里面具足着阿弥陀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乃至八万四千相,八万四千好,所以持名具足观像念佛;这名号就是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心的结晶,是实相,是一真法界,所以念名号也就是实相念佛。可见持名一法就圆摄四种念佛,单刀直入,至简至易,至圆至顿。所以他是一切法门当中,捷径里面的捷径。
  这个捷径包含着甚深的道理。在东林寺有一个聪明泉,当年有一位大将军叫殷仲堪,他也是东晋的一个名士,对易经很有研究的,他来到东林寺与慧远大师在竹林下讨论易经,当时殷仲堪将军就问慧远大师一个问题说:“易经以何为体?”就是周易以什么为体性啊?慧远大师回答“易以感为体”。周易是以感应为体性的,慧远大师对易经的本质内涵把握得很准啊。易经系辞传里面讲:“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这个易之体,是无思啊,离开一切思维;无为,离开一切造作;是寂然不动的,是一个存在。如果按佛理来说,是一个法身啊!你去把握他,没有形象。但不能说他无,他真实存在。寂而不动,寂而不动你一感,有感他马上应。马上由寂尔的体性当中,产生妙用,由体起用嘛,他就在现象上。比如在卦象上,就表现了其体性上的信息。所以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这个易之理。不疾而速就是在现象层面,事相上你没有走得很快,但结果却是非常快捷。疾啊,就快捷啊!你说这一感,马上应,他没有时间、空间的间隔,这是非常神妙的。不行而至,你并没有行走,但是已经到目的地了,我们应该理解这个道理。比如净土法门就有这样奥妙,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全体的慈悲愿力,就像这个无思、无为、寂尔不动的存在啊。弥漫在虚空法界,也就弥漫在我们的内心当下啊。我们只要用至诚心,深信切愿去感,马上就在我们的内心显现出来。西方极乐世界距离我们这个世界有十万亿佛刹之遥远,从这个现象上的空间看,非常非常辽阔啊,用多少光年都没有办法表达出来。一个三千大千世界我们都没办法测量它的距离,更何况有十万亿个这样的三千大千世界。那么这么长的距离,怎么临终时,弹指间,甚至一念间就到了西方极乐世界七宝池莲华中化生呢?你哪怕就是有个接近光速、超光速的速度,它还是有个时间的间距。那么念佛法门往生确实是弹指一念间,这是不是不行而至啊!不疾而速啊!这是不是阿弥陀佛那种寂而不动的大悲愿力跟我们众生信愿之间感应的神妙啊!
  我们体会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不可思议,吾人的心性功德不可思议,信愿持名之法不可思议,才会显现这个大不可思议的现象。这是真实的存在,用我们的逻辑思维,很难解释,但是确实存在。径中之径又径,还因为念佛法门具有这么一种圆收一切法门,圆超一切法门的胜异方便,就给我们这些业障深重的凡夫众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我们很难相信,从我们自身的烦恼来看,这种怀疑,是根本烦恼之一。到了现在这种怀疑就是变本加厉啊,我们现在对一切人,本能地就很难产生信任,人与人之间想得到一个信任,在这个时代是很困难的。一定要格物、致知、正心,才能到达诚意,才能够把这种怀疑的烦恼驱遣。如果不经过这样艰苦卓绝的修行,我们的怀疑就会在内心扎根。所以这个俱生烦恼,就对这个不可思议的念佛法门,产生了第一个障碍。其次,当今科技时代,具有很强的二分法,能观察的我与所观察的客体。要知道我们的妙明觉性,本体是明的,但有一念觉明,就建立一个能所的对待,所立照性亡。这个能和所的角立一产生,吾人智慧的照用就没有了,第六意识思维逻辑的分别、演绎、归纳等就把智慧的照用掩盖了。而念佛法门正好就要靠智慧的照用,直观地产生信心。现在我们把本妙明心肢解为诸多的局部片断,要去相信净土法门就太难了,太难了。如果说一定要在科学上论证西方极乐世界的存在,论证为什么一念之间能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为什么会莲华化生,这就不是心意识范围内所能论证的。如果现代人一定要论证清楚了才会相信净土法门,那大概一辈子都没办法去相信。
返回列表